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探虚陵 > 第70章 雨中墓寻踪

第70章 雨中墓寻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十章雨中墓寻踪
  
      我闻言,心里极是欢喜,当下冲那女人笑道:“我可不是神仙,大婶,你才是救命的神仙。”
  
      不消说,这女人口中所说的三女一男定是昆仑,我娘亲师锦念,叶紫絮以及谢子元四人无疑。想不到这么快便摸到了昆仑他们当年在姑苏的踪迹,若是此番顺藤摸瓜,定然能窥得乾坤真相。不过此时因着木青中了蛊降,身体虚弱急需要休养,我们便让那女人将木青先行带回家去照料,等到明日再去登门问询详细。
  
      我与洛神向那大婶讨要了她家住处地址,随即两人离开白河,往客店方向行去。两人手牵着手,一面走一面低声交谈,街上细雨纷纷,身上的衣衫早已淋得透湿,倒不觉得有多冷。
  
      我对方才白河上发生的事情颇为介怀,便问她:“河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起蛊降这种东西,是众多降中的一种。
  
      降历来阴狠,存在的理由便是要置人以绝地。木青应该是沾染了河里脏东西的蛊,所以才会从嘴里吐出那种粘稠的液体。人若是中了蛊,某些症状便是出现幻觉,精神萎靡或者神智痴傻,而最终的结果便是走向死亡。昨日傍晚我们见到的那支送葬的队伍,那棺材除了不停冒水以外,我还见到上面沾着一些同样粘稠的液体,料想那棺中人也是中了这种蛊的缘故。
  
      洛神微微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我只知道一点,那便是有人刻意布阵为之,目的应该是豢养妖物。”
  
      我脸一时僵硬,惊道:“豢养妖物?”怪不得,方才见到那罡风阵时,我心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种用来喂食的囚笼。
  
      洛神敛了眉,低声道:“只是可惜的是,我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何居心。”她顿了顿,忽然又问我:“方才清漪你见那罡风符咒时,有何异常之处?”
  
      我回想了一番,才道:“有瑾苏子的味道。”
  
      洛神道:“又是这瑾苏子,我想此事要弄清楚的话,约莫是要去问问那所谓的听雨楼了。”
  
      我点点头,霎时又想起了什么,皱眉道:“奇怪,怎么这么久,妖女那家伙还没追上来,莫不是迷路了?”原先我嘱咐雨霖婞随着我一路过来,她脚程虽然没有我移花步快,可这会子事情都处理完了,按理说早就应该到了啊,怎么走得半晌还没见到这妖女的影子。
  
      我正诧异着,耳边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裂空而来,还伴随着簇簇清脆渺远的铃铛声,与此同时,我只觉得身旁一阵劲风堪堪扫过,没甚防备之下,眼看着要被那风给带着倒了下去,一旁的洛神急忙伸手将我腰一揽,拉到道路一旁,而随之而来的马蹄踏起了水花,溅了我们一身。
  
      我缩在洛神怀里,心惊之下望去,便见一个身着鹅黄色衫子的女子自我们身边疾风掠过,身下一匹如墨骏马,一路踏风跑出极远,仅能自后头见到她墨色长发飘飞,腰间则缠着一条白色纱带,上面系着一个铃铛,叮叮铃铃的,随着蒙蒙烟雨渐渐远去了。
  
      我从洛神怀里脱出,两人对视一眼,立在雨中望着那女子的背影,半晌无语。
  
      好奇怪的女子。
  
      她身上铃铛发出的声音,在风中飘荡开来,听起来好像那暗夜里的勾魂曲。
  
      这时,眼前雨蒙蒙的景象突然像是被分开了来,定睛一瞧,却是雨霖婞浑身湿淋淋地朝这边跑了过来。她此时手上提着绯剑,凌乱的发丝披散在肩头,原本水泽晃荡的桃花眼里却是火焰弥漫。她这一袭若火红衣,在烟雨中肆意燃烧着,加上她此番极端盛怒的气势,几乎都要将四周的冷雨蒸得热气腾腾了。
  
      我被她这可怕的脸色吓了一跳,诧异道:“妖女,你这是怎么了?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雨霖婞抬起眼来,一见是我们,面色霎时白了,慌忙将手上的绯剑一绕,缠上了腰际,垂下眸子尴尬一笑:“可没啊,就是不幸遇上个流氓无赖,正要教训之,不想却被这混蛋撒丫子跑了,正满大街找他呢。”说罢赶忙上前来,抱怨道:“先前你们走那么急做什么?害我一阵好找。”
  
      我却觉得事有蹊跷,她遇上流氓哪会生气成这样?这番景象,俨然与当时在龙沟古城中了迷魂嶂时一模一样,只怕是真的要提剑杀人了。
  
      雨霖婞见我和洛神一动也不动,眼睛只顾着盯着她瞧,忙手一指,道:“愣在这里看什么看!知道我好看也要回去再看,我伞丢了,三人现下都是落汤鸡,还是回去换身衣衫吧,别等着拔毛下锅煮了。”边说着,边转身又嘀咕了句:“这几天到哪里都是湿淋淋的,莫非我上辈子是条鱼,活在水里?晦气!”
  
      我见她陡然恢复平常的模样,一时失笑,忍不住道:“那鱼儿还不快些回去,当心等下被人钓上来煮汤喝!”
  
      雨霖婞一听我竟然调侃她,又回过头来,瞪着眸子伸手就要教训我,我却比她还快,脚步一滑躲到了洛神身后,洛神则一言不发将我挡了起来,雨霖婞见状,气得一跺脚:“不和你们两个玩了!你们两个心眼忒坏!”
  
      说完,抖着衣袖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她红色的背影隐在烟雨里,一路下去,看在我眼里,仿佛那一度炽热燃烧的火焰,如今被这冷雨一浇,却要渐渐熄灭了。
  
      我抬头,见洛神眸子里方才斗闹时漾着的笑意已然褪去,望着雨霖婞远去的背影,纤眉亦是锁了起来。
  
      不由也一阵忧心起来。
  
      妖女。
  
      她怎么了?
  
      虽说雨霖婞白日举动颇为奇怪,不过见她遮遮掩掩似是不愿意明言,我和洛神也就没敢多问,三人一路无话,回到客店换了身干净衣衫作罢。
  
      我们经过今日这番闹腾,也没时间去那听雨楼了,只得整顿休息,等到明日先去木青家将昆仑他们当年一事弄清楚再说。
  
      第二日上午,我和洛神去叫雨霖婞出门,打算一同前往木青家,谁知她这厮却突然推说肚子疼,说着就跳上床榻,将被子一卷,裹了身体在那榻上装模作样地直哼哼。
  
      我瞧得那叫一个气,先前还活蹦乱跳的,这会子怎么就肚子疼了,而且她还睁着一双桃花眼泪眼汪汪地望着我和洛神,别提多可怜。我实在无法,只得撑了伞跑到城里的大夫那里抓了几贴药,再到厨房煎好后送到她房里,她一见我端着药进来,吓得脸都白了,死活都不肯喝。
  
      我越发生气,心说生了病又不肯喝药,你不是十五岁就随着雨老谷主下陵墓踩盘子么,胆子那么大还怕喝药?最终,还是洛神冷着脸逼着她喝下去的,她迫于洛神气势,翻着白眼将药喝完,立即下逐客令,下了榻连推带搡地将我和洛神给推出去,直嚷着叫我们去寻线索,莫在这里耽搁时间。
  
      我们一阵无奈,对她叮嘱了几句,这才出得门去。
  
      出门后,这场绵长的雨仍是兀自未停,好似就此缠上了我们一般。我们顺着木青他娘亲说的地址去寻,一路上摸索了好久,终于在一个小巷子找到了木青家。
  
      木青家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小院子,朱红的木门,现今已然斑斑驳驳的掉了漆,透着老城特有的沧桑韵味,上面悬着两盏纸糊的灯笼,其中一盏还是残破的,灰尘使得其失了原本颜色。
  
      我们扣了扣门,等得半晌,却听那门“吱扭”一声,发出古旧的声响,一个中年女人探出头来,正是木青的娘亲。她看上去比昨日要精神了许多,头发也整理得整整齐齐,不过目光仍旧是呆滞。
  
      我冲她笑了笑,道:“大婶,打搅了。”
  
      她低低哦了一声,见了我与洛神好似挺欢喜的,搓了搓手,便将我和洛神让进了里屋。
  
      我们进到屋里,发现这屋子虽小,家具物什亦是陈旧,但是却收拾得整洁有序。木青的娘亲有些疯癫,应该不会自己照料生活,想来这家中一切应该是木青一人打理的,由此看来,他的确是个孝顺又勤快的男子。
  
      此时木青披散着长发,正靠在一张长竹椅上喝水,见了我们进来,先是愣了下,随即立刻就站起身来,走到我们跟前作礼:“两位恩人有礼。听娘亲说今日恩人要来,木青没出来迎接,实在是对恩人不住。”
  
      他谈吐文雅,浓眉大眼,生得颇为干净,只是眉间还残留着蛊降的一丝阴郁气息。他抬起头来眼睛盯着洛神看时,倒是呆愣了半晌,洛神一直是淡淡长身立着,一言不发,却是瞧也没瞧他。
  
      我心里暗暗偷笑。
  
      随即木青有些拘谨地抽出两条凳子摆在竹椅一旁,我和洛神落座其上,我也不想多啰嗦,遂开门见山道:“我姓师,她姓洛,你称呼我们的姓就好了,恩人二字倒是不必了,太过客套。想必你也听你娘亲说了,我们这次来,就是想打探下关于当年送你这生血玉的人的一些事宜,还望你能帮个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