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探虚陵 > 第63章 洛水之神

第63章 洛水之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三章洛水之神
  
      我拎着紫砂茶壶走进房间时,昆仑依旧是端坐着,一言不发地凝视着眼前一桌子的各色菜肴。
  
      她似变成了雕像,一动不动,而碗筷则一直寂寞地摆在眼前。
  
      我将一旁凳子扯了,坐在她身边,她低着眉,眼里是重重的忧思,好似不敢看我一般。
  
      看她颓唐模样,我心里好似针扎,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去宽慰她,忙取了筷子指着手边菜色道:“这是你最喜欢的瑶山鲤,我知道你不喜欢葱花,便没有加,这是清炒芽白,我尝了尝,很鲜嫩的,这是……”
  
      我说着说着,想起小时候随她在萱华轩隐居的生活,眼泪便止不住流了下来,颤道:“昆仑,你为什么不动筷子?你在王府里呆着,许久都没吃我做的饭菜,你以前可是很喜欢的,现在你不喜欢了么?”
  
      “漪儿。”她这才抬起头,一声低叹,随即握住了我的手道:“我……我骗了你,你莫要怨我。”
  
      她还没有从昨晚发生的那件事情中缓过神来,彼时承受了太多,坚强如她,现在也不知作何想法。
  
      我摇了摇头,站起身望着她,涩声道:“我怎会怨你?我娘亲还是我娘亲,我师父还是我师父,如今又哪里变过?”一时哽咽,良久才道出我心中想法:“我只是想知道当年你和娘从哪里将我捡回来的,你记得是哪个墓?你告诉我。”
  
      昆仑讶异望着我,随即敛了眉,好似下了决心般,微微呼出一口气,道:“如今,也该是你知道的时候了。那陵墓在姑苏,当年我们四人勘破《玉梭录》长生之事,便一起循着线索去到那墓中,可是我对那墓葬知之甚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的墓。我们那日进去后不久,便分散了,谢子元和小叶子……”
  
      她讲到这两人名字,明显顿了下,良久才接道:“谢子元和小叶子掉了队,我和锦念着急去寻,左折右拐之下来到一个极是怪异的地方,那时便见你满身是血地坐在一扇黑色石门前,眼睛闭着,好像是睡着了一般,而你手里正紧紧攥着一支玉簪。”
  
      我心念微动,道:“这玉簪,便是那门的钥匙么?”
  
      “对,我当时见那门玄异,便探查了一番,发现那门底下是个名叫“燕子翻身”的机关,我以前与你讲过,你也该知道。我破了机关,发现了一处小凹陷,我认真比对过,那奇形怪状的小洞轮廓与玉簪上那只狴犴是分毫不差的。”
  
      我心一时捏紧,急切道:“后来呢?后来你是不是打开了那扇门?那里面有什么?”
  
      昆仑摇头道:“没有,那黑色石门隐隐透出一丝阴邪,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世界,正在我犹疑要不要打开那门时,谢子元和小叶子赶来与我们会合了。那时候我便和谢子元面和心不合,是以我便将这玉簪的事情遮掩着没有对他说破。只是谢子元对《玉梭录》极为疯狂热衷,他见了那扇门,兴奋异常,四下摸索之下也自然也看出了些门道,便要我们商量着打开黑色石门的门路,不料这时候却出现了变故。”
  
      此时她脸色灰白,说话间,好像是见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物事。
  
      我心紧紧一缩,只听她又接着道:“我们当时怕极了,便赶紧慌不择路地逃离,而锦念她一直心地纯善,见你只是一个孩子,且探了探还有气息,心中怜你,便也将你抱了一同逃出了那座陵墓。”
  
      我点点头,道:“我明白了,那墓具体在姑苏哪处地方?”
  
      她立刻变了颜色,紧紧捉着我的手,急道:“漪儿,你不能去!那里极是凶险,我们才只摸了个头便无功而返,谁又知道里面还有什么物事在等着你!锦念已经死了,就只有你了,你不准去!”
  
      我微微一笑,凝望着她,慢慢道:“昆仑,你知道这世上,什么最可怜么?”
  
      她愣了一下,我接着道:“是浮萍,身无根,死无所,最是可怜不过。而我,宁愿明明白白死去,也不愿意糊里糊涂地活着,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但是我知道我需要到哪里去。”
  
      她痛楚地望了一眼,微微阖了眼不再言语。
  
      我知道她是懂了,从小到大我做出的决定,她知道若是无法改变,便会默默由着我,放开手。
  
      而我从未这般冷静,脑海里那龙沟古城像噩梦一般,尤其是那极其类似我的棺中女子,时时在我眼前浮现。这座城出现在我生命里,告诉了我太多的谜题,那不是偶然,我怎可不去一一解答。
  
      或许这是我的归属,我应循着这渺茫的光一步步下去,直到摸到那藤蔓的最深处。
  
      “昆仑,这里很安全,没有人会再将你带走,我明天会请一个细致的人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长生,她是我从一个地方带回来的,她很可怜,我将她交给你了,你们呆在这里,等着我回来。”
  
      我慢慢叮嘱完,夹了菜到她碗里,道:“快吃吧,再不吃,它们可就冷了。”
  
      我自昆仑房中出来,轻轻将门掩了。
  
      缓步走下台阶,抬头望了眼天上残缺了一角的月亮,那月亮正郁郁的,在那不紧不慢地洒着光辉。
  
      我登时紧了紧衣襟,今夜,可真有些冷。
  
      或许,它不冷,只是我的心有些冷了罢。
  
      脚步踩下的小径颓然地延伸,好像永远也望不到尽头,角落处钻出几簇不知名的花草,好似受了什么委屈,蔫着脑袋躲在斑驳的月影里。我盯着那死灰的一处墙角,心里重重的,疲累得很,不知为何脑海里隐隐滑出一片素白衣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