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探虚陵 > 第55章 春梦了无痕

第55章 春梦了无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五十五章春梦了无痕
  
      我只知道自己好似发了烧,生了一场大病。
  
      许是烧得糊涂了,身体被开水烫了般,生生地疼,而脑海里却现出一片黑暗的夜空,那里单单只挂着一轮明月。
  
      我一生还未曾见过这么明亮的圆月,那么大,好似就挂在我头顶上,我一碰,就能掬起一捧银灰月色。
  
      我太累了,就坐在那月亮下休息。不知何时,眼前却立着一个白衣男子,撑着一把白色竹骨伞,他生得很好看,面色儒雅,整个人好似一幅静止在烟雨中的江南绘卷。
  
      然后他开口和我说话,且絮絮叨叨不停地说,他约莫说得太激动了,脸都涨红了,整个人开始癫狂起来,而那双雨雾缭绕的眸子依旧死死地瞪着我,不停地叫我韶儿。
  
      可我哪是什么韶儿?
  
      好啰嗦的人。
  
      我听得不耐了,便挥挥手叫他走,想不到他竟真的走了,却又来了一个黑衣男子和一个身着银色狐裘的女子。那男子和古城里那幅壁画上刻着的华服男子一般模样,俊美威严,而那女子,赫然便是石棺里那个与我同样面目的女子。
  
      我见了他们,愣了好久。
  
      他们两个的眼眸深沉若海,极怜爱地望着我,嘴里也在低低说着什么,可我一句话也听不清,焦急地跳起来要凑近去听,谁料他们的身影一晃,竟然在我面前碎成了一地银灰。
  
      与此同时,头顶那轮巨大明月也随着一起碎了。
  
      周围一片黑暗,独留我一人。
  
      我的眼皮很重,好似压了千斤巨石,怎么也睁不开,整个身体仿佛浸在了沼泽里,我想挣扎着爬起来,却又给泥泞扯得跌了下去。
  
      指腹下是柔软的被衾触感传来,原来我已经躺在榻上了么?想动一动手指,发现它们都僵硬得很,简直不属于我了,一时恍惚,似经历了一场噩梦,现在清醒,那噩梦还如此真实地萦绕脑海。
  
      我虽不能睁眼看见,却能听见耳边隐隐有长生的哭声传来:“姐姐她睡了那么久,怎么还不醒啊,呜呜,怎么办?”
  
      然后是雨霖婞温软的声音接道:“师姐姐她淋了雨,发烧了,长生我们先去外面玩好么?不要打扰她休息。”
  
      我听着,心里真的好想笑,这妖女,什么时候声音变得这么温柔,还略略带些嘶哑。
  
      接着是窸窸窣窣的衣衫摆动声擦着空气,然后门“吱呀”一声,开了,又吱呀一声,关上了。
  
      是雨霖婞她带着长生走了么?
  
      四周立刻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房间外面雨还兀自未停,我也不知道这场雨下了多久,许是它自我失去意识的时候便一直下到现在,偶尔听见“咔嚓”一声,是外面树上的枝桠被大雨打得折了,做出落地之前的最后一番挣扎。
  
      忽然很想哭,眼里涩涩的,但偏生哭不出来。
  
      恍惚中有人过来探我的额头,衣袖单薄的料子冰冰凉凉,携了淡淡的冷香,擦过我的脸颊,我知道这世上,只有她一人有这般的晕霭香气。
  
      洛神。
  
      她一直在我身边,安静地守着我。
  
      我此时好想看看她的脸,却不能睁眼,想摸摸她的手,身体却僵着不能动弹。我心里一急,眼泪立刻不争气地滑下来,擦过眼角,眼前一片模糊,眼皮依旧想抬都抬不了,只能看见雾霭的光,浮在我眼前。
  
      然后,洛神她好像在和我说话,冰凉的手指摩挲着我的额头,声音低低的,好似叹息。
  
      “清漪,为何又哭了?你又和那时候一样,是不是真的很疼?”
  
      我不能回答她,而且我也没有明白她话里的意味。
  
      她不过是在自言自语罢了,许是她以为我没有醒,才会这般说吧。我早就明白,她心里藏了太多的事情,皆似酒一般藏在地窖深处,未曾告知我。
  
      她却又清浅梦呓般开口道:“为什么你会忘了我?”
  
      我忘了她?
  
      我以前见过洛神么?说起来,以前好多次与她接触,都觉得她的气息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一般。
  
      可若是我忘记了她,这对我来说,该是多大的一种罪过。
  
      我好像真的忘记了许多事情,可我忘了她,这很不应该。
  
      然后,身旁许久都没有声音,我以为她走了,急得想起身拉住她,身体却好似被铁链给锁了,不能动弹。
  
      正心焦着,手却被人轻轻握住,转而一抹冰凉柔软落在了我唇上,而扑入鼻翼的冷香越发馥郁了。
  
      她留下她温湿的唇瓣触感告诉我,她还在,没有走。
  
      我像受了莫大安慰般,在席卷过来的疲惫中又睡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