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桃枝气泡 > 季繁 你闻闻.

季繁 你闻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十六章
  
  他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的,陶枝愣了愣:“什么男朋友?”
  
  江起淮没说话,把手机往前推了推。
  
  手机界面停留在他们之前拉的那个小组讨论群里,最后是厉双江和付惜灵刚进家门时看到季繁的对话。
  
  陶枝晚上没有看这个群,刚看到这么一段儿,又想起之前这两个人呆愣愣站在门口一副被雷劈了的莫名表情,一时间有些想笑。
  
  但她更在意的点在别的地方。
  
  “你竟然没有退群?”陶枝划拉了两下把聊天记录看完,抬起头来,“你还翻阅了起来。”
  
  江起淮指着手机:“这破群一直响。”
  
  陶枝点开右上角看了一眼,果然屏蔽了。
  
  她把手机放到桌上,一本正经地说:“殿下日理万机,这种闲杂野史还是少些参阅为好。”
  
  江起淮:“……?”
  
  “况且,微臣尚未娶妻,”陶枝指尖点了点手机屏幕,严肃道,“这是臣弟。”
  
  江起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好好说话。”
  
  陶枝早就习惯了他这副冷漠无情的样子,她刀枪不入地继续皮:“殿下您还不赶紧用膳吗,再不吃都凉了,前台收银的那位是哪位大臣家的嫡女?看了您好久呢,就等着您再去加热一下盒饭。”
  
  江起淮刚拿起筷子,压低了声音冷冰冰地叫了她一声:“陶枝。”
  
  陶枝缩了缩脖子,闭嘴了,移开视线看着窗外继续喝她的益菌多。
  
  江起淮吃东西的时候很安静,几乎没什么声音,陶枝就这么撑着脑袋懒洋洋地看着外面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人群发呆,也没说话。
  
  刚刚那只金毛又被他主人给牵回来了,旁边还多了一只萨摩耶跟他互动。
  
  陶枝看得津津有味。
  
  两个人之间一时陷入了安静,但也并不尴尬,甚至还有几分和谐。
  
  这份和谐被电话铃声打破。
  
  陶枝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她不紧不慢地把手机摸出来,开口之前还打了个哈欠:“喂――”
  
  “你什么时候回来,送个人把你自己也送走了?”季繁一接起来就扯着嗓子说。
  
  陶枝又拆开了一包巧克力棒:“别管你爹。”
  
  “你看看,你看看你说得这是什么话,”季繁伤心地说,“小爷我这不是关心你一下,顺便跟你说一声,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瓶可乐,要百事可乐,不要可口。”
  
  陶枝跟他产生了分歧:“可口可乐永远的神。”
  
  “可口可乐没有灵魂,”季繁说,“百事才是真正的王者。”
  
  陶枝:“给我喝可口。”
  
  季繁在那头咔哒咔哒地按着键盘:“我现在连喝自己喜欢的可乐的权利都没有了?”
  
  陶枝懒得搭理他,直接把电话挂了。
  
  她起身去货架上拿了瓶可口可乐,结完账把可乐放在桌上,又回来坐下了,继续吃巧克力棒。
  
  江起淮就看着少女坐在她旁边,像只仓鼠似的咔嚓咔嚓嗑饼干,用眼神询问她――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陶枝食指抵着巧克力棒末端,皱起眉来,有些不满:“你怎么总赶人走。”
  
  “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江起淮也快吃完了,陶枝看了一眼时间,她把可乐丢进袋子里:“行吧,那我回去了。”她起身往外走,自动感应门在她面前打开,陶枝朝他摆了摆手,“明儿见。”
  
  小姑娘手揣在外套口袋里,手里提着个大袋子,蹦蹦跳跳地出了便利店。
  
  外面风有点儿大,树影在昏黄的路灯下摇曳,她头发没扎起来,随意地披散下来,顺着脖颈鼓在衣领里,带着一点点自然卷,被光线染上了一层温柔的绒毛,连带着整个人看起来都柔和了不少。
  
  她拐过街角消失在视野里,江起淮收回视线,桌上的手机紧跟着忽然震动了一下。
  
  微信“叮咚”一声响,江起淮垂头,放下筷子盖好盒饭,拿起手机点开消息。
  
  然后发现又是那个美少女正义联盟。
  
  那个已经被他屏蔽了的联盟。
  
  陶枝刚刚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把屏蔽取消了。
  
  还顺便在群里面发了一句话。
  
  枝枝葡萄:【包装纸忘记丢了,帮我丢一下,大恩不言谢】
  
  江起淮:“……”
  
  江起淮侧头,看见刚刚少女坐过的位置桌子上,丢着一个深蓝色的巧克力棒包装盒。
  
  厉双江第一时间窜出来:【什么什么?什么包装纸?】
  
  枝枝葡萄:【没你事儿,写你的作业】
  
  -
  
  季繁第二天早上是被陶枝砸门的声音吵醒的。
  
  少年昨天晚上打游戏打到凌晨四点多,人刚躺下睡着感觉还没一会儿,门就被人催命似的敲。
  
  陶枝端着杯牛奶,一边慢悠悠地喝,一边以十秒钟三下的频率敲他的门:“季繁。”
  
  “季繁――”
  
  “季繁啊。”
  
  “季繁同学,该起床了。”
  
  “起床上学了季繁。”
  
  就这么敲了差不多有五分钟。
  
  房门被人唰地打开,季繁穿着条黑睡裤,光着膀子站在门口,阴沉着脸发脾气:“干嘛啊!”
  
  一脉相传的起床气。
  
  陶枝慢悠悠地喝了口牛奶:“七点了,起来上学。”
  
  “我才刚回来!刚回来!”季繁顶着黑眼圈揉了揉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我就不能在家休息两天吗!”
  
  “你这个小同学怎么一点儿都不爱学习呢,”陶枝学着年级主任的语气皱着眉批评他,“既然回来了当然要第一时间好好读书,难道还能让姐姐大人一个人去上讨厌的学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