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 八十二章

八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太后又抚慰了杨老夫人几句,便摆驾回宫了,各人也散了去。顾早回了自己的屋子,这才觉着全身的力气都似是被抽光了,坐在了椅子上靠着便是不动了,被蕙心劝着叫到榻上去休息下。刚脱了鞋子,便见老夫人屋里的大丫头兰心手上拿了个匣子过来了,蕙心急忙迎了上去。

    兰心瞧了眼正靠在榻上的顾早,过来行了个礼,这才道:“老夫人叫我送了这匣的高丽须参过来,说是成了人形的,吃了最是补气。”

    蕙心面上露出了惊喜之意,看了眼顾早,急忙代着接了过来。顾早亦是微微含笑叫这才叫蕙心送出了兰心。

    蕙心进来,见顾早眼睛落在那匣子上面,自己过去打开了看下,叹道:“果然是支上好的老参呢。可惜……”

    顾早知她是在叹老夫人如今才方稍稍转了些对她的态度,只可惜有些晚了的意思,也只微微笑了下。

    转眼离太后那日去了又已是过了十来天,已是小年了。派出去听消息的人日日里都是耷拉着个脸回来,教这偌大太尉府里的气氛是一日冰过一日。那娇娘和杨焕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天,前几日里又不知为了什么吵了一架,一气之下便要回娘家,杨焕也只是冷眼瞧着嗤之以鼻,并不阻拦,娇娘跑去姜氏面前又告状,反被狠狠训了一顿,一气之下便果真带了丫头回去了。只今日是小年了,这才被许夫人又用马车给送了回来,到老夫人面前赔了不少笑脸。

    老夫人前几日里不小心染了些寒气,加上心病,一下便是有些起不来了。许夫人过来的时候,顾早正坐在床尾给她揉搓着脚底。许夫人见老太太眉眼间似是有些不耐,知道自家女儿有些过了,又听丈夫说这杨太尉因了前些日子里的那事,如今颇受皇上礼遇,也不敢多说什么,坐了一会便告辞了离去,姜氏给送了出去。

    顾早继续给老太太揉捏着脚底的穴位,听她嘴里模模糊糊嘟囔了声“昊儿……”,心中又一阵翻涌,手便停在了那里。没一会却是听到阵轻微的鼾声,原来已是睡了过去,这才将她脚轻轻放回了被子,自己起身回了南院,却是准备着年底前要回娘家走一趟了。

    顾早对着镜子仔细装扮了一番,换了身新的衣裳,外面罩了件缎貂的毛氅子,这才和蕙心容彩一道,上了马车,带着早备妥的各色年礼出发了。

    因了马行街的那房子的租期没几日便要到了,方氏几个都已经搬到了酒楼后面的几个空屋子里去住。又新盘下了后面的一块地皮,打算着明年春暖之后便要起几间屋子做定居了。

    顾早到时,见整个酒楼都是披红挂绿到处挂了灯笼,贴了各色窗花,瞧着十分的喜庆。自己站定了脚,面上做出了笑容,这才进去了。那方氏和三姐柳枣看见了,都是大喜过望地围了过来问长问短,青武也是放了年假在家,看见顾早也是十分欢喜,只站在一边嘿嘿笑着。

    方氏开口便是埋怨着道:“你怎的恁久都没来这里看看,只派了那蕙心姑娘来来去去的。”说话着抬头瞧了顾早一眼,便是大叫了起来道:“哎哟我的娘诶,不过这几天没见,怎的瘦了这许多?女婿呢,我那女婿也来了吧,叫他过来我问下,恁大的太尉府里竟是喂不饱你吃食?”

    顾早听他提起了杨昊,本是早就想好应对的那话一时竟是无法开口说出,倒是边上的蕙心笑眯眯接口了道:“老夫人问我家二爷啊,二爷前些日子去了外面,本是早好回来的,谁知风雪把路给阻断了,楞是到现在还没回呢。”

    方氏嘀咕了句道:“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净往那外面瞎跑什么,眼见着明日就年底了,搞不好要我女儿一个人守夜……”

    顾早只做没听到,强打起精神望向了三姐几个,见都是面上带了笑地望着自己,心中一下也是有些烧暖了起来。

    方氏突地拍了下手,笑眯眯道:“刚前几日收到了那岳小哥托人捎带来的信,说是年后就要入京,一来是再去考那个武举什么的,二来就要遣了媒人来提亲了呢,他爹娘也要一道来的。”

    顾早望向了三姐,见她虽是有些羞涩,只也大大方方地点了下头,又听青武说明年春也要被石先生推举着去考那太学了,心中更是欢喜。一直留到用过了晚饭,这才有些不舍地离去。

    两人回了太尉府,天已是黑了。先去北屋探望了下,姜氏和那刚被送回的娇娘也在,老太太没说两句话就有些气短,挥挥手叫都退了下去让清净下。蕙心见她这恹恹的样子,心中难过,与兰心一道去厨下给熬药了,顾早便自己一人往南院行去。

    太尉府里的屋檐廊角仍是亮着一道道的灯笼,只寒风里不停晃动,照得地上的人影也是影影绰绰,看着竟是有些荒凉之意。

    顾早觉着了些寒意,瞧着南院就在前面了,拉紧身上的毛氅,紧走了几步。到了那竹从的前面,却是突见路上立了个人,一看居然是杨焕,脚步也没有停留地从他身边过去了。

    “婶……子,”顾早突听身后杨焕叫了一声,怔了下才悟过来是在叫自己。犹豫了下,停了脚步,回转头看着他。

    杨焕看起来似是有些局促,支吾了几下,才从牙缝里挤着道:“二叔……定当会回来的……,你……”下面便是没声了。

    顾早有些意外,这才仔细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下道:“借你吉言。”

    杨焕见顾早对自己露出了个笑,一下便是欢喜了起来,张了嘴正要再攀谈几句,却见她朝自己点了下头便转身往那月亮门去了,门里小跑着出来个丫头迎了上去,看着便似是从前老夫人屋里的珍心。怅怅望着,见她两人都进了门拐得不见了,这才怏怏地垂了头,一路踢着石子去了。

    顾早回了屋子,被那暖气一扑,没一会便觉身子又是沉得似是坠了铅,只想洗漱了上床躺着去,却被容彩给拦住了,说是会积食。顾早见她和珍心都在尽力引自己说话,不忍拂了好意,瞧着时辰也确实早,怕这么早睡过去了半夜里醒来难过,便叫拿了针线过来打发时间。没一会蕙心也是回来了,几个人一道围坐在了暖炉前。

    “夫人,这便是蔷薇水吧?我从前听绣心姐姐说过,这水香得很,洒几滴在衣服上就可以香个一两天呢。”

    珍心本是要去那柜子前拿把剪刀的,一眼看见了放在上面的那还剩半瓶子的蔷薇水,便顺手拿了下来不停翻看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