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 五十九章

五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却说顾早这边回了自家,饭铺里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三姐跟着顾早烧了许久的菜,多少也是学了些过来,顾早不在之时,便是她来掌勺,那饭菜做出来倒也没什么客人抱怨味道走样。见方氏几个都忙得面上汗油油一片,顾早也立刻净了手去帮忙,直到打烊了,那方氏才想起来没见到青武回来,听顾早说起缘由,知道那石先生也看重青武,心里倒也有些高兴。

    第二日端午,因了京城里士大夫和普通百姓都相互邀请共度佳节,顾早一家也不过只做了个午间生意便早早将铺子打烊了。学着京城里的人家,把桃枝、柳枝、葵花、蒲叶、佛道艾等等东西排在门前,和粽子、五色水团、茶酒等一起供奉神灵,还用艾草扎成个小人儿钉在门上。方氏把一套套的东西都备齐了,等到顾大姐带了两个女儿过来,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又叫了岳腾也一道过来,吃了个饭,倒也是热热闹闹的很。

    这日子转眼便是转入八月间,离那武举解试也没多少时日了。顾早瞧着岳腾自己倒没什么,只是三姐却是坐立不安的样子,便干脆放了他回去,让安心备考。那岳腾走了倒没什么,只三姐却是更心神不宁,每日里总有段时间不知溜到哪里去,最后就连方氏也是注意到了。她是个大老粗,每日里不是忙着看店就是打探街面上的消息,哪里注意过三姐平日里的心思。此时拉住了三姐问她行踪,三姐却只是笑着摇头,哪里能问出什么,方氏骂了她两句不着家也就过去了,却是尽数落在了顾早眼里。

    顾早这日趁了有空,和三姐说好了,便提了篮吃食,一路寻问了过去,终是在那城北的普觉庙里找到了岳腾。进去的时候,他正在使着一杆枪,舞得是银光闪动,虎虎生风,突然瞧见顾早来了,慌忙停了下来,想要迎过来。

    顾早摆了摆手,径自到了他面前,瞧见他一身是汗,额头上也正淌着水,笑道:“过几日便是解试了,在练兵刃吗?”

    岳腾道:“解试只考弓马,合格了再考武经七书,我方才研习着书,觉着有些困顿,这才练了下枪的,怕长久不练会生疏了。”

    顾早点了点头,望着他含笑道:“三姐这段时日,每日里总是要出去下,前几日刚被我娘骂了。”说完便瞧着他的神色。

    那岳腾的脸立刻唰得红了,低了头羞愧道:“三姐是到了我这里给我送点心什么的。是我不好,姐姐要怪就怪我吧,和三姐无关。”

    顾早看了眼岳腾,叹了口气道:“我家三姐,人才性子都比我这个做姐姐的不知要好了多少。只是从前还在扬州的时候,因了我的缘故,才带累她被原来从小定过亲的那家人给解了约。我心中想起,时常里都是觉着对不住她,只盼着她日后能得个好姻缘,我也算是放下条心。”

    岳腾听着顾早说话,已是有些发怔了。

    顾早递过了自己挎来的那个篮子,笑道:“三姐只是惜你只身在京,所以平日里难免对你有些照应。只是人心隔肚皮,我怕她女孩儿的这一分好心到了最后被轻看,所以教她以后都不要再来了。你以后若少些什么,跟我说了,我自会给你送来。这篮子里的是三姐做的米粉菜包,还有块酱肉,已经切好了的,你拿去吃吧,我先走了。”说着已是转身要走了,没两步,却是被岳腾叫住了。

    顾早转了过来道:“还有事吗?”

    岳腾吭吭哧哧了半日,终是忸怩着低声道:“姐姐瞧着我可是个稳妥人?”

    顾早心中好笑,面上却是淡淡道:“你自是个不错的,只是与我家三姐却又不知有什么干系?我娘正说这几日要托个请媒的来瞧瞧姻缘呢。”

    岳腾脸色一变,急忙道:“我和三姐虽未言明,对她也始终以礼相待,只是心里却是早已认定了的,不过是想着等自己得了功名才好开口。姐姐一定要帮下我。”

    顾早两个手握着,看着他道:“你自己开口?你家的父母呢?你怎的知道他们也是愿意?”

    岳腾正色道:“姐姐放心。我爹娘都是老实忠厚的,他们知道了你家对我的厚待,三姐这样的人才,又是我自己中意的,万万是不会作梗的。我从前不过是摸不准你们心思,所以才不敢开口,姐姐今日既然如此说了,我这便修书给家中托熟人带了去,将事情禀告下,让遣了媒人上门提亲。”

    顾早这才点了点头,笑眯眯道:“如此甚好。我便信了你了。也不急着这一时,你既是要解试了,还是先暂且安心应考吧。待考过了再说也不迟。”

    岳腾对着顾早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想了下,叫顾早等下,自己匆匆进了方室里,不一会出来,手上已是多了个串了红色丝绦的青色玉佩,递了过来道:“姐姐,这是我出门时母亲叫带的,是她从前的贴身之物,怕我到了京里一时无钱的话可以周转下。所幸我一直藏得隐秘,上次才没被顺走,我也是舍不得当卖掉的。今日烦请姐姐拿去,代为转交给三姐,就算是我的一分小定礼。”

    顾早不识玉佩好坏,只是也接了过来瞧下,仔细地收了起来,这才提了空篮子,笑眯眯告辞了出去。

    顾早想着三姐在家等待焦急,出了那普觉庙便往南去了。这庙地处城北边缘,人马来往有些稀少。顾早想叫辆车子,等了下却是见不到影子,只得自己紧走去了。只是没走几步,却是被身后冷不丁伸过来的一只手拦住了。

    顾早吓了一大跳,回头瞧见是杨昊,这才回转身,白了他一眼,恨恨道:“我的好二爷,你什么时候走路竟也是个没声息的,这样要活活吓死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