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朝乡下人的进城生活 > 四十六章

四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书^客居(www,shukeju.com/书^客)居(www,shueju,com)

    登陆)书^客居((www,shueju,com)

    连载本书vip章节。书_客居千民网友帮助上传。

    百度搜索)书客(居)让您能看到及时的有效的,免费的,安全的,最新章节

    三蹲虽是眼生,顾早怕被家里人看见了盘问起来麻烦,回头见方氏几个都正忙着在收拾,想了下便出了店门走到边上,见三蹲跟了上来,这才转身和颜悦色问道:“你来此可是有事?”

    那三蹲面上堆起了笑,突地像是变戏法样地从身后拿出个描了花开牡丹的红漆铁皮大匣子,笑嘻嘻道:“我家二爷年前听珍心提了句,说你在给老夫人办寿筵住府上的时候赞了那用过的花皂。那可是京里的老字号用艾草、柑花和那海外来的香乳混了做出供给大内的,外面铺子里很少见到。我家二爷特意去那作坊里定了,这两日才刚做好的,我不就给您送了过来?”

    顾早被三蹲的一番话提醒了,这才想起上次去太尉府住的那两夜,因了觉得用过的那块花皂不错,泡沫细腻,气味淡雅芬芳,用后又觉肌肤滑腻,确实随口问过了珍心几句,珍心说是夫人特地吩咐她从府库里领来给她用的。后来她也去过香料铺子想买个一样的,却是没有找到,只是过去也就罢了,早忘光了这回事。现在自己面前却是突地冒出了一大盒子,不禁怔怔瞧了眼那盒子,终是摇头道:“你还是拿回去吧,我早已不喜这味道了。”

    三蹲见顾早不接,顿了脚嚷道:“哎哟,我说您跟二爷怎么都这么磨叽的两人,让人瞧着就牙疼。一个是今日要走了还巴巴地赶了我来送什么花皂,一个是送到了跟前还说不要。我说您就别为难我这做下人的了,您就是借我个天大的胆,我也不敢再搬回去还给我家二爷啊。顾家二姐,您就当可怜我,行行好就收下吧,我还赶着要出城去追我家二爷呢。”

    顾早一呆,脱口而出道:“他要走了吗?”

    三蹲瞅她一眼,摇头叹气道:“可不是,府里小公爷下月就是大婚了,二爷却是连这都等不到就赶着要走了,估计下趟又得几个月才能回来。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好好的京里不待,非要去那海上风吹雨淋的,只我这做下人的可怜,二爷去哪,我就要跟哪……”

    三蹲还在那絮絮叨叨地诉苦,顾早却是有些恍惚,也没细听他在说什么。却见三蹲叹完了,突地又一拍自己脑袋,嘴里念道:“去晚了要吃排头!”,说着便将那盒子不由分说往她手里一送。

    顾早只觉手一沉,哎了一声,想将盒子递还过去,只那三蹲已是像猴子似地脚不沾地地跑远了。

    顾早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东西,只得无奈遮遮掩掩地夹带了回去,想趁方氏不注意藏起来。只是脚刚跨进铺子大门,那方氏眼尖,一眼已是瞧见了她身后的东西,一把搂了过来,不由分说便已是打开了盖子,却是闻到了一阵扑鼻的花味。

    方氏见这匣子精美,又见里面用油纸包了一块块的东西整整齐齐码放了两层,用手拈起一块,抽抽鼻子凑近闻了下道:“怪香的,是什么新式糕点吗?”说着已是扯开了一张油纸,见那东西淡黄色的面上还凸纹印了一朵花的模样,摇头道:“瞧着倒精致,只是怎地恁硬,这糕点好生奇怪。”

    顾早见她拿了便似要送嘴边的样子,急忙上前拦了下来,边上的柳枣早已是笑得弯下了腰道:“老夫人,这是洗面用的皂胰子,虽是做得精致,也是吃不得的。”原来那柳枣自第一次叫了方氏为老夫人,见她十分受用后,便一直这样称呼了下来。

    方氏这才讪讪地放了回去,瞧着顾早问道:“二姐,你哪里来的这一匣子香喷喷的皂胰子?”

    顾早胡诌了道:“我是在香料店里订的,方才那店里的伙计送了过来。”

    方氏疑心道:“这般精致的东西,价钱应是不低的吧,又一整匣子,我瞧着总有几十块的,你费了多少银钱?”

    顾早上前收好了那匣子,笑道:“本来是瞧着好,也没想价钱就让做了,如今被你提醒,我先收起来了,哪日有空过去瞧瞧能不能退掉。”

    方氏看她一眼,摇头道:“送都送来了,还退去做什么?你跟三姐都还是花样的人,整日里钻在油烟中把人熏出了一身味也不好。”

    顾早未料到她竟会如此说,看了一眼,便默默放在了一边,自去和三姐几个一道收拾起了铺子,待都妥当了,这才将那匣子拿了进去,顺手和从前的那瓶子蔷薇水一起放置了起来。

    转眼正月已过,这方太饭馆开张不久,生意便是一日好过一日,到了饭点不但里面客人爆满,便是特意来买了饭菜带走的也是不少。原来都是些附近街巷里的居民或是同街上开铺子做买卖的,有嫌自己生火麻烦的,见这饭馆里价钱公道,菜式也好,自然就图个方便买了来吃。那些自己没带碗碟的,顾早也是一应让客人带了盘碟过去,让下次自己送回便可,被方氏瞧见了几次,便是有些嘀咕起来,怕被顺了去不送回。顾早笑着说道:“娘,城里那些大酒楼的银盘都放心让人带了菜拎回家招待客人充门面的,你还怕我家这些粗瓷碗碟少了吗?”那方氏被她说得无语,留心看了几日,见果然少有拿了碗碟不还的,这才放下了心来。

    沈娘子原先是说不过帮几日便是回去的,眼见着饭铺生意红火,竟是忙得抽不出身了。顾早喜她为人厚道,做事也勤快,便干脆请了她长期帮着做下去。沈娘子原先做那焌糟为酒客换汤斟酒,所得不过都是些散钱,每月也就不过一两贯的收入,见顾早出的价钱比原先高了许多,哪有不愿意的,自是应了下来,做事也更用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