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慢慢微笑 > ――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hapter6
  
  近期一直下暴雨,甘洛看着手机屏幕,恰是《龙猫》中姐姐替妹妹擦发间雨珠的画面,矮矮的亭子下,小小的两个人儿,一高一矮,亭外暴雨倾注。
  
  记得那天,也是下暴雨。
  
  窗外的梧桐被雨水洗了一遍又一遍,夏季的墨绿润到人的眼里。
  
  甘诺知道,秦曾这时候应该早到了。
  
  有一段时间,他来的很早,但甘洛还是常常在他之前到教室,教室里只有两个人,他埋头睡觉或看书,彼此的话都不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甘洛偶尔会抬头看向秦曾的方向,貌似看了心里才会舒畅一些,再埋头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因着家里有事,甘洛那天返校的时间推迟到了下午,半道,巧巧的赶上了暴雨。
  
  也是巧巧的,甘洛没有带伞。
  
  因着浑身湿透,她倒不急不缓,骑着自行车慢慢的穿过梧桐甬道,在叶上汇集散下的雨水被风一吹,随着旧叶一齐落下,砸在甘洛头上,丝丝凉凉。
  
  甘洛的骨架不大,九十斤的体重,不到一米六的个子,身上肥大淋了雨的校服裹在身上有些滑稽,脸颊有些婴儿肥,因着戴了牙齿矫正器唇边四周有些明显的前凸,前额还有雨珠在滴落,一脚一步湿脚印从后面溜进教室,打算先放下书包再去宿舍换洗。
  
  教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秦曾静静的坐在位置上。
  
  甘洛的同桌许源与他聊着天,“她上周来找过你,那时你不在教室。”
  
  “你和她……”
  
  没有回答,见甘洛浑身湿透,秦曾看着她,没有再说话,许源一见甘洛落汤鸡模样,瞪圆了眼睛,伸手将纸巾递给她,“哎哟我滴小洛洛,淋成这样,快去宿舍把衣裳换了,感冒了有你受的。”
  
  “知道啦,这就去。”
  
  许源是甘洛班的女班长,为人热络爱八卦,甘洛抽了纸擦了一下脸,朝着她笑了笑,眼睛余光看了一眼脸色不是很好的秦曾。
  
  秦曾看着她,皱着眉头,拿过一本书挪开了视线。
  
  甘洛扭头看了看墙上挂钟,离上课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没有即刻走,将书包里的书都拿了出来,有几本边角润湿,分隔开擦了擦。
  
  许源扭头看着秦曾叮嘱:“她问了我几次,你自己去给她说,反正我不管了。”
  
  秦曾没有抬头,闷不吭声。
  
  甘洛收拾书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扭头,放下手里的书朝着宿舍外走。
  
  隔壁班的万思是甘洛认识的朋友,也是秦曾的初中同学。
  
  路过隔壁班的教室,甘洛脑袋里回想着之前两个人的对话,摇了摇头继续走,
  
  万思瞧见甘洛一个人,手上又没带伞,借了同桌的雨伞冲出教室拉住了甘洛,“怎么淋成这样,我送你去宿舍。”
  
  甘洛瞧是她,钻到万思伞下,扭头看着她,“谢啦。不然我还得淋过去。”
  
  她居然空着手出了教室,她记得自己的抽屉留着一把雨伞。
  
  “你和秦曾是初中同学是吧?”
  
  “嗯,同班。”万思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打开了话匣子,“我和他关系还可以吧,近期听说他前女友来找他了。”
  
  “这事儿也传到你们班上了?”
  
  “我不知道,就是问问。”甘洛笑着,拉着万思加快了步子,她突然想离教室远一点。
  
  淋了一路的雨,记得第二天,甘洛顺顺利利的病了。
  
  chapter7
  
  甘洛喜云,更喜有白云镶嵌的蓝天,一团团或者薄薄的一层,或厚重,或轻盈。
  
  看天的习惯,养成于儿时,也留在了甘洛的骨子里。
  
  脑袋下叠放几本书,仰面躺在操场,半眯着眼睛,伸手似乎能触碰到那软白细腻的云团。
  
  朋友倾诉多找她,因为她嘴严实。即使交往不是很深的人,和她坐在一起,也会聊起心里烦闷柔软的部分,好的,不好的,甘洛多静静的听,恰当的回应。
  
  虽说左耳进右耳出,但仍旧在甘洛脑子里过了一遍,别人说到难过落泪时,她的鼻子也会跟着酸涩,抱着别人自己眼睛也渐渐发红。
  
  她不安慰,也不同情,情感上来,偶尔陪哭。
  
  听的多了,心里的垃圾也是要倒的,甘洛不喜找人,多寻一个安静没人的地方,闭着眼睛放空自己,进行内存清理。
  
  于甘洛最佳的方式,是躺在草地上看天,听着音乐,看着蓝天白云,再感觉自己融入到身下的泥土里,阳光洒在地上,也洒在自己身上。
  
  或者,找植物多的地方,让她静静的待一会儿,闻气味,植物多的地方,会有一股甘洛喜欢的味道,清凉甘甜。
  
  秦曾和许源的对话一直徘徊在甘洛脑袋里,挥之不去,即使挨着最近的梧桐光景,鼻尖有淡淡的夏雨遗留的清爽,心里的烦闷还是挥之不去。
  
  抬头遥望窗外的天空,没有开阔的视野,定睛一看还会看见黑色烟雾一样的虚影晃来晃去,甘洛眨了眨眼睛扭头盯着书面,
  
  只有看向天空才有的画面。
  
  虚影扩散,热浪一样的在甘洛眼前鼓动晃荡,淡淡的黑色,如墨混入清水的样式,在视线所及的地方晃动。
  
  她问过身边的同学,按着她的方式,静静的看着天空,然而他们都看不见。
  
  那段时间,她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一去检查才知,是她的体质较弱,气血不足加上压力大导致。
  
  调整作息时间,坚持跑步锻炼,甘洛的眼部情况有了改善,但是多梦现象却越来越明显。
  
  甘洛趁着周日放假去见雪绒,她找遍了它爱去的地方,都没有。邻居只说它可能是去玩儿了没回去,说前几天还见着了的。
  
  他被狗贩子带走,不知去向,不知生死,这件事情,爸妈瞒了她一个多月,合着以前的邻居,一起瞒着她。
  
  甘洛心里很难受,她不能怨爸妈,整个过程她的过错最大,如果她能勇敢,能站稳脚跟坚定的送他离开那个家,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她不知道该和谁说,她那时很难受很后悔,清除内存发现抹不掉的东西会刻在人心坎上让人忏悔。
  
  后来,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负责照顾,即使再喜欢,也不会去养。
  
  几年过去了,甘洛说,她能自己说出她和他的结局,已经向前迈进了一步,虽然过程她仍旧不敢去回忆触碰,她记得雪绒最后几次见她的眼神,她忘不了。
  
  有些时候,她自私的希望他是一只很笨很笨的狗狗,什么都不懂,不要那么忠诚,可是他到了尽头,还在那里等她回去。
  
  邻居说他很聪明有灵气,甘洛觉得他傻的让她心里难受,傻的足以让她记一辈子。
  
  chapter8
  
  放下笔,甘洛将抄录好的《十日晴天》第七章的纸沿着红线叠好,放进信封封了起来。
  
  黄色的信封,拿在手里有些沉甸。
  
  记得那一年,她写了长长的一封信,埋在了那棵梧桐树下。
  
  秦曾和她的故事,在甘洛进宿舍门看见他和那个女孩子站在一起的那一天就结束了,或者说又是另一个形式的开始。
  
  只那一个擦肩,她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在一刻间转变,她很讨厌那种感觉。
  
  迈步跨进斑驳的铁门,她没有转身,没有留下停滞的眼神,迈步走向最近的一棵银杏,那时,是秋天,她的眼眶,红了。
  
  也许是伤秋,也许因那一地没人打理的落叶。
  
  秦曾看见了她,看着她走了进去,他没有说话,旁侧的女孩子叫了他一声,挪开看向甘洛背影的视线,一齐走远。
  
  甘洛的脚步很慢,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她很熟悉,是她的小学同学闫雪。
  
  她的圈子,好小。甘洛看着地面楞了一会儿神,捡起脚边的一片银杏叶,夹在抱着的书页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